击空明兮溯流光

*大概是个情书?
*ooc预警
*其实是想告白基友 @苍岚 痕夕 但是直接告白什么的……(捂脸逃走)
*临时赶得(告白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十分钟现场写完,质量方面并无保障
     
        桑杰,我喜欢你。
        我记得我与你相见时你的样子,眉目清冷,举止严谨,微低着头,眼底却满是傲意,自信得像整个世界的星光都照在你身上;我记得我与你比试时你的样子,异常认真,很是倔强,赢了之后唇微抿着努力压下嘴角翘起的弧度,那样的神态显得你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像是盐沼上空有天光云影掠过;我记得我与你被困时你的样子,一向优秀高傲的你因为事态脱离你的掌控而焦躁不安,又不想在我这个“竞争者”面前表现出来,那逞强的表情让人又好笑又心疼。你的每个样子我都记得,你的每个样子我都喜欢。
        我听说过你与你父亲的矛盾,我听说过你曾为了帮我彻夜搜索资料,我听说过你负伤时的虚弱和坚强。你的每个消息我都在意,你的每个消息我都珍藏。
        我知道你有多优秀多耀眼,我想追寻这样的光芒;我知道你口是心非的可爱与柔软,我想守护这样的美好;我知道你坚硬外壳下的脆弱与伤痕,我想治愈这样的创伤。
        我想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的你。
        或者被你拥有。

表白任务完成(1/1)
顺便想试试蛊惑别人跟我跳雷桑万年冰封冷坑。(buni

前天老福特抽了吗
抽了
昨天老福特闪了吗
闪了
今天老福特坏了吗
坏了

上一张忘截名字了,重发一张。
在忘机琴和陈情笛里各摘了一个字乱起的名。

忘羡的歌词
大概是个二人合唱?
【拉着小手含情脉脉对视合唱.jpg】
忘羡是彼此的,如果ooc了算我的(本来就是你的好不)
@予忘青 (手欠一下应该不会被打吧)
好想勾搭个会作曲的
好想勾搭个会作曲的
好想勾搭个会作曲的
我最近要奋发图强(得了吧你),交交党费什么的,如果再看到我到处浪,请赶我回去更文23333

我又回来了
整理一下想写的(这个人又在立flag了……)
首先当然是要老(mo)老(mo)实(ceng)实(ceng)地更长篇啊长篇
然后
魔道忘羡小甜饼
魔道忘羡小刀片
魔道澄羡兄弟情
魔道明桑兄弟情
红师雷桑小情歌(???)
奥特凯伽甜战损
……
杂食的痛苦【手动拜拜】
万一有空摸摸鱼
不我啥也没说!一定没空!!(喂你)

薛晓向的歌词,薛洋视角。
辣鸡洋是道长的,ooc是我的。
昨天晚上睡不着之瞎写系列。
脑洞一时爽,写词火葬场系列。
好想勾搭个会作曲的珍稀生物啊……(趴)

【在雨里】莱修

这是个歌词。(瞎写的瞎写的瞎写的)
古语云:“深夜发刀,最为致命。”(哪门子古语……)
我今天是熬不到深夜了,所以饭点发个刀好了……(注:早上十点起床的人的饭点。)
天太热不开心报复社会系列。
这是个自己脑洞的BGM,但这个脑洞不是我在写的那个,以后有时间把这个脑洞也写写好了……(不这就是个flag请不要信……)(挖坑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再强调一遍这是刀以免误伤。
Ready?Go!

        在雨里
想要伸手拉住你
又害怕你的若离若即
想不出完整的词句
来挽回你已决的心意
我属于你  注定了几个世纪
为何怀疑  怀疑我会伤害你
在雨里寻觅
找不到往昔  往昔微笑的你
只能去找心中的那片土地
和回忆一同栖息
患得患失  不敢言语
懦弱着想留一点希冀
不知谎言本带荆棘
天空里  都是雨
眼帘里  都是雨
这世界也全都是雨 
全都是雨
一个人在雨里
念着你的名字
你到底不明所以
不知道有些悲伤  多难启齿
我在雨里
我的心在雨里
我的爱在雨中艰于呼吸
在雨里想你
心痛如雨

之前写完把稿子丟了……不知道又打这遍对不对……如果我能找到稿子再回来改改。

担心你们吃完刀打我所以再皮一下:
卡修斯:“小布,你之前出任务时受的伤还没好,这次我打伞吧。”
片刻后,两个人过马路。
卡修斯:“小布!……小心点,过马路怎么不看车?”
布莱克:“伞把视线挡住了。”
卡修斯:“……”
布莱克:“……那个,小卡,身高不是你的错……”
卡修斯:“量子……”
【卡修斯之等着跪搓衣板吧.jpg】

今天有人说我没更文……刚、刚想起来重新发布之后还在原来的位置……(被打)因为一位前辈(可能把前辈你叫老了别打我)告诉我把同一章的文放在一起方便你们看一点,但我个电子废柴保存不明白……😓所以只能用重新编辑一点点往里加……所以我更文了!就是今天更的有点少……

来两个笑话

我想吃粮……(脸着地打滚)
然而等了好几天也没有
没人吃雷桑吗他们那么可爱!
本来想自己产
然而我我我我已经在产另一个了
估计了一下自己的手残程度……
还是不要找死了……
求哪个大佬写一点……短篇也行啊!

打完了滚,接下来是正文,几个维和队的笑话。
沙雕段子,不喜轻喷。
1.    维和队的新年晚会上,大家都表演了节目。元将军表演了诗朗诵,雷鸣和桑杰合唱了一首《末日后序曲》,胜男开车来了几个漂亮的漂移,小龙当然献上了武术表演,巴图和天宝带着两条狗表演了魔术,连钱国栋都来背了圆周率的前一百位,但钱博士却不见踪影。
       等到国栋快要背完圆周率时,钱博士才神神秘秘地来找桑杰,说自己的节目需要桑杰帮忙。桑杰不好拒绝,而且也感到好奇,于是就跟着钱博士去了实验室。
        钱博士指着桑杰的御武甲说:“你的御武甲是六具御武甲中唯一有变色功能的,我昨天连夜给你的御武甲加装了红色的变色版本,还有声音模拟功能,可以发出爆竹爆炸时的声响。表演的时候我扮演年兽你扮演鞭炮,开始之后你就负责不停翻跟头。”
        桑杰:“……”
        钱博士:“来吧!不要吝啬你对本天才的赞美!这个节目设计的是多么大胆创新又内涵深刻,将中国传统神话与现代科技文明有机结合,带给人由内而外的震撼……”
        桑杰果断炸掉了实验室。
2.     小猫(桑杰)是沈阳人。
        所以脑补一下冷傲的狙击手身着花花绿绿的大棉袄,背着铺盖卷回到家中,用“你瞅啥”之类的东北话和母上聊天还有回复车子房子妻子孩子等问题的画面……感觉这个小剧场已经足够精彩了呢!
3.     春节,维和队全体成员都换上了红色的衣裳,巴图想给小宝也套上红色的小棉袄,但一向不喜欢穿衣服的小宝宁死不从。
        无奈之下,巴图只能用骨头利诱:
        “一根骨头,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
        “呜……”小宝摇头。
        “两根?”
        “呜……”小宝还是摇头。
        “三根?”
        “汪!”小宝摇尾巴。
        “……”
        于是小宝貌似屈服了地向巴图靠近了两步,然后……
        “汪!”叼起装骨头的盘子扭头就跑!
        巴图:“……”
        心机狗!
4.     春节当晚疯玩一晚之后,第二天大家几乎都懒懒地不想起床,于是——
        桑杰:“雷鸣,帮我保养一下枪械。”
        雷鸣不情不愿地起床:“哦。”
        去实验室遇见趴桌补觉的钱博士和国栋,老先生睡眼惺忪地看了雷鸣一眼:“雷鸣,帮我整理一下材料。”
        雷鸣:“……哦。”
        保养完枪械整理好材料,刚走出实验室,就接到了胜男的电话:“队长,帮我换一下装甲车的车胎,昨天好像磨坏了。”
        雷鸣:“……哦。”
        换完车胎又接到了巴图的电话:“队长,帮我喂一下小宝,再陪陪天犬。”
        雷鸣:“……哦。”
        哄完了狗,杜小龙又打了过来:“队长,我要回武术队看看,帮我向元将军请个假。”
        雷鸣:“……哦。”好歹这个起床了……
        替小龙请完了假,临走前元武塞给雷鸣一个文件夹:“雷鸣,帮我订个计划出来,我要回去再睡一会儿。”
        雷鸣:“……哦。”
        拿着文件夹回房间的路上,路过的工作人员:“雷鸣,帮我扫一下地,这里垃圾太多了……”
        雷鸣:“……”够了!要不要这么欺负人啊!我是队长!不是钟点工!更不是驴!我抗议!我罢工!
        工作人员疑惑道:“雷鸣?怎么了?”
        雷鸣:“……没事……我这就来……”
        所以刚刚那堆内心活动全是废话是吗……

【谣夕】竹夕

突然想到这个场景所以冒出来发个谣夕糖(然而只有不到半块……),不过山鬼谣的思维仍然是……竹子很美所以很好吃……(谣叔是熊猫?)不要只想着开车啊!欣赏一下意境美不行吗?(谣:“泽兑……”作者:“我错了。”)
毫无情节,对,我就是想舔老师……     
         山鬼谣从窗口望去,弋痕夕立在一株古树下,仰头看着青翠繁茂的枝叶,眉宇修长,容色清隽,眸光如玉,侧颜似雪,一袭青色衣袍更添其风姿气韵。古树投下盈盈绿影映在他的脸上,他就像一株亭亭的竹,挺拔,秀美,枝叶舒展,气度高华,在风中有些轻轻地摇摆,在雪里有些沉沉地弯折,但始终不倒下,不折断,春风起便又站直了,继续生出修长的叶,如同他的性格,无论如何委屈,如何痛苦,依旧咬着牙行着,含着笑站着,多年风霜,岁月沧桑,也抹不去他眼底那一片千顷碧海,万里葳蕤。
         山鬼谣看着这清美如画的一幕,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脸有些烫。

这糖好像太纤维素了一点儿……你们先将就着吃,我有时间的时候再    开个假车(滚出)遁。